透透鱼

做最贤的鱼

看客

@Miss 囧神 太太的失败之下的同人

太太真是太棒了1551

很奇怪的脑洞

*不用担心!伟大的frisk会保护你们!

灰暗的灵魂做出这样的保证,努力地顶撞着命运的壁垒,但这看似只是徒劳。

于是从废墟的尘埃里,从雪镇的屋顶上,从舞台的帷幕间传出这样的声音

“瞧啊,一个无能的失败者,一个恶心的小怪物。”

但没有人能听到

然后又从回音花的花瓣中中,从热域翻腾的岩浆里,从石像后钢琴的黑键上飘出另一个声音

“喔,亲爱的,可别这么说了,你看她多可怜。”

但也没有人能听到

“也多可笑。”

他们异口同声的发出感叹,带着变了形的嘲讽与期盼,是高高在上的看客,是棋局之外的观者。

“我看见的未来,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她终究会绝望。”

“我看见的未来,出口泥泞难行,她一定会放弃。”

“这真是一出好戏”

他们一唱一和,带着奇妙的愉悦与失落

没有人能——

*但我听到了

灰暗的灵魂撞碎了壁垒,带着满身的裂痕步履蹒跚,但她终究撕破了轮回

*我会一直走下去

她再次做出承诺

*即便我只是个loser

是随便划拉出来的文

人类组

男猹女福

是糖⑧

ooc很多

私设能力如图

        孤儿院的大家都知道frisk是个温柔而又神奇的孩子。大人们喜欢她,因为她乖巧听话从不闹事。小孩子们也爱她,因为她会经常送出些小礼物,而所有收到礼物的孩子,都会马上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但frisk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她拒绝了所有试图领养她的人,像是野草扎根墙角般的留在了孤儿院。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一辈子待在伊伯特时,她失踪了,和十五岁生日的蛋糕一起。

        Frisk有超能力,从她记事起就有。
        在她眼里,所有人的头顶都飘着数字,有的很大,就像她那酒鬼爸妈,有的很小,就像隔壁行将就木的老人。当然她自己也有,挺多的,足够她活到十五岁。
        起初,小小的frisk并不了解这种近乎于诅咒的能力意味着什么,直到她看见自己迈进孤儿院大门,那对男女头上大大的1时,她才第一次理解这些数字到底有多么残酷。
       
         “所以呢?这就是你跳下来的理由?就为了给自己找个坟?”chara撇撇嘴,试图整理女孩在风雪中凌乱的头发,
         女孩点点头,继续着她那看起来遥不可及的征程,但幽灵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带几分踟蹰与期待,“那,那我的数字是几。”
         Frisk回过头,瞅了瞅他那飘忽不定的眸子和比以往更红的脸颊,笑着伸出一根手指。
       
     
          “一个亿。”



私设Frisk一出结界就会死,她自己的数字是和外面世界会面的时间,而结界内又被当做另外一个世界,所以她还能活十五年,可是一旦打破结界,地下就归属于上面的世界,嗯,然后她就死了

无题

人类组

ooc特别多

无头骑士梗

觉得很有感觉就摸了

         当乌云遮蔽星月的夜晚,当浓雾吞噬森林的清晨 ,当清脆的马蹄声响彻寂静的山谷。

        它披着破旧的黑袍,牵着丰收与死亡,拎着落满灰尘的斧头而来,许下八年七个愿望的承诺 。给予信徒们想要的财富与地位,拿走它所应得的头颅与灵魂。

        前七个年头,它带走了勇气、正义、正直、仁慈、毅力、耐心,同时给予甘霖,沃土,暖阳,金山,宫殿与健康。
    
        今年是第八年,它该完成承诺了。

        少女是第八年的祭品,无父无母,天生独臂。永远眯着的双眼让人看不透是喜或悲。

        “神”需要祭品,于是卑鄙的魔鬼给她扣上了女巫的帽子,将她塞进新制的婚纱,钉在广场中央的十字架。

        他们高呼“神”的名字,许下将“神”束缚的愿望,企图让“神”永远为他们存在,不要问他们为何如此,因为他们本就是魔鬼,魔鬼的贪心永远无法满足。

        可迎接他们的是“神”沾满灰尘的大斧。他血洗了这个他八年前生活过的地方,杀光了每个活着的生物,除了她

        无头的他拥抱着独臂的她,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红色的灵魂彼此交融,染出的颜色,是那八年前红眸的最后一眼。
















无头骑士在爱尔兰民间神怪传说中更多地被看作早期凯尔特神话里象徵丰产之神CromDubh或Black Crom的化身或使者。Crom Dubh为人类提供丰收同时需要人类以自身作为祭品献出生命换得
每次出巡他只有一次开口的机会,而在这仅有的机会中他会呼唤将死之人的名字并将其灵魂带走

是糖⑧

人类组
性别随意
文笔超烂
Bug巨多
就酱

“你能看得见我。”

那道模糊的影子发出笃定的质疑,是瞎了眼的老猫摸着水晶球时的嚎叫。

不,我不能,独行者自我催眠,紧紧的闭上了眼。

“你看得见我。”影子再次在她耳边呢喃,带着人的温度。

不,我看不见,独行者坚持着,试图压住上扬的嘴角。

“你看得见……”

“好了好了,我看得见你。”她再也压不住翘起的嘴角,金色的眸子瞪着某个已经开始洋洋得意的影子。

“我早就说过我一定会赢,”影子冲着她眨了眨猩红的眼睛,笑的有些狡猾。

“所以……kiss or sex?”

【ut人类组】斗鱼

私设男猹X女福

打碎屏障之后

别在意为啥这鱼不是只有七秒的记忆力

ooc多的数不清

尽量写成糖

开始        
     

      【它沉在水草之间,尾部的疼痛让曾经的自己失去了在水中肆意遨游的能力,他知道他病了,狮王成为了过去。现在,他只是个病痛的囚徒】     

       chara觉得自己病了,就像隔壁闫叔叔今天不去勾搭小姑娘一般,病的奇怪而又突然。
       他会在frisk埋头工作时盯着她的侧脸发呆,又在抬头之前移开视线;他会注意刻意讨好她的人类,然后恨恨的骂一句图谋不轨。他甚至梦见过她,在一个不怎么纯洁的梦里,梦里的她笑着吻了自己的唇,然后……
        chara狠狠的摇着头,将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丢出回忆之外。看来是真的病了,至于病因嘛,大概就是某位可爱到过分的怪物大使。 
       唉,他懊丧的叹了口气。

 

      【她低着头拨弄着水中那条有气无力的小家伙,好看的眉眼中藏满了担忧。她当然知道该怎么帮它解决问题,可是她还在犹豫】   

       Frisk和chara很熟,像是相濡以沫多年的夫妻熟悉爱人上楼的脚步一般,她熟悉他的一切,包括他喜欢从第四个小齿撕开巧克力的包装袋这种不起眼的小癖好。   
       但就是因为太过熟悉,所以以往从容的怪物大使才会怯懦,或者说害怕失去,害怕到即便是早就察觉到了chara的异常,她也会当做无事发生。
       但是今天的她确实需要一点改变,要鼓起勇气,去证实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竟然剪了自己的尾巴!狮王愤怒的在水中游弋,试图用行动表示自己的不快,但是没有人来。发现无人关注的他停下发泄,放松着的任由自己向水草中沉去。它不清楚自己有没有生气,也许并没有那么愤怒,应该还有些欢喜。原因…大概是她还没有放弃自己吧】   

        *一想到下午的演讲,你充满了决心  
       熟悉的声音在专心背稿的少女身后响起“哦!chara,你又在戏弄我了。”她扭过头,用后脑勺表达着对恶作剧者的不满。chara看着眼前因自己的玩笑而有些生气的少女,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嗯,发质很好,手感也不错,味道也一如既往的是金色花的香气…   
     “chara,闭眼。”frisk突兀的要求让他停止了对搭档的臆想,长时间的陪伴又使他下意识顺从了女孩的要求。于是,两片柔软而带着些许凉意的唇就这么贴了上来,少女身上金色花的香气与唇瓣柔软的触感像是电流般的刺激着他的感官。   
       “你喜欢我,对吗?”

     

        【擦去脸上的水渍,女孩和善的微笑中带着一丝危险。斗鱼就是斗鱼,永远不可能像猫儿一样乖顺,可真是白瞎了她的期待,确认了,是个惹人讨厌的小玩意。女孩摇了摇头,可这是她的不是吗,这是属于她的,她一个人的,所以却又那么让人欢喜】

      “亲爱的,放下你不老实的手,这种不绅士的举动是永远不会讨得我的欢心的,是时候让你的搭档教你一些成年人该有的操作了。”frisk抬起头,换上了过去百试不爽的调情笑容,伸手挑起面前人的下巴,低下头,轻柔地吮吸着男孩红透的耳垂,却没想下一秒自己已经倒在卧室的床上,平素温和又常带笑意的红眸此刻变得深邃无比。
       她愣了愣,笑着搂住这个凶相毕露的猹,然后,便是一室春光。

[ut人类组]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写
(脑洞来源于我群大佬的人类组200字接车活动

恶魔猹X天使福
私设百合
一万个ooc
(差不多,也许,应该是糖
那让我们开始emmmmm

*天使曾失去十一颗眼珠,八只耳朵,二十一根手指以及十四条舌头

*她习以为常,她一定在赎罪
【即使她并不清楚何罪之有】

*恶魔曾让人失去十一根肋骨,八颗心脏,二十一对翅膀以及十四颗牙齿

*她习以为常,她可能在复仇
【即使她并不了解为何复仇】

*天使拾起了坚持

*恶魔丢弃了怀疑

*她是父的替罪羊
【一直如此】

*她是父的刽子手
【一直如此】

*父乃至高,众生皆是木偶

*可当木偶挣脱束缚

*她们会沐浴前尘,痛饮父血,折断权杖

*而后在尘埃散尽时,踏上归家之途